资讯:
公考
事考
遴选
招考
阅读
帮助
课程:
申论
行测
面试
公基
题库:
申论
行测
面试
公基
<< 最好的支持是“容错” >> 促进高校道德教育生活化   
不让座错了吗?

不让座错了吗?
一则看似有些老调重弹的“让不让座”新闻再次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只不过这次地点不是发生在公交车上,而是在动车上。女儿带着年迈的母亲到成都看病,没有买到全程坐票,在她们占据一个女生的座位后,女生上车并要求交出座位,老人想挤着坐被拒时,一位男子为老人让了座,老人的女儿说:“年轻人应该多学学。”该女生委屈说:“坐自己位置错了吗?”

之后有媒体在微博上对此事发起调查,两万多个网友中,仅有2.3%认为女生不近人情,54.4%的网民支持女生拒让座,42.1%的网民表示反感道德绑架。而腾讯发起的另一投票显示,90%的网友表示反感老人一方的做法。尊老爱幼不是我们一直所提倡的吗?怎么这一次大部分人选择支持女生?其实,这个事件引起的争议背后,涉及的是规则与道德的冲突。

规则是社会有序运行的前提

什么是规则?规则是一种契约,是一种明确的权利义务关系,我付出了怎样的义务就应该享受怎样的权利,法律是一种强制化的规则。道德,通常的定义是,人们共同生活及其行为的一种准则与规范。但有学者认为,道德也是一种契约关系,道德是个人和社会的单方面的不成文的契约且并非明确文字规定下来的。可以说,道德是一种更高标准、理想化的规则。

在绝大多数时候,道德与规则的目标是一致的。比如道德上我们倡导爱岗敬业,在具体的工作中,单位与个人签署的合同里也会对个人的工作提出明确要求,包括遵守考勤、按时完成任务等,通过强制性的规则确保员工尽心尽力;在道德上我们倡导诚信友爱,在具体的社会实践中,法律也会通过对欺诈等行为的严惩来保护权利的不受侵犯,等等。

但在女生该不该让座一事上,则是少数规则给予的权利与道德的诉求相冲突的案例。不少人纳闷的是,为什么公交车上倡导让座,动车上则不是如此呢?

公交车上的座位是近乎免费的公共资源,在遵循“先来后到”这一原则基础上,也应该向老少病残弱倾斜;换言之,公交车座位背后隐藏的规则是“先来后到”+“主动向老少病残弱让座”,为需要的人让座是道德,也可以说是某种义务。而动车座位则不同,它是一种有偿使用、受益可分的公共资源,花多少钱、买票是否及时决定你坐商务舱还是普通舱、有座还是无座,一张小小的动车票就是一张合同,合同上明确清晰地写明了乘车时间、往返区间以及座号,你花钱买到了什么样的票,你有权享受着票据/合同上给予你的所有权利。

那么,当规则与道德发生冲突时,谁应该优先呢?窃以为,规则应优先于道德,这是由规则的作用决定的。

为什么需要规则?因为整个社会的资源——无论是政治资源、自然资源、社会资源、权利资源,都是有限的,如果没有合理的分配机制和激励机制,人人哄抢,那么社会就陷入一片混乱,人类就会在互相争夺中毁灭。规则明确了每个人的权利义务关系和资源的分配机制,为个体的行为提供了稳定的制度预期,它不仅可以发挥人的自由创造能力,更重要的是,保证了一个社会的有序、稳定和进步。这就像一辆动车上有成百上千名乘客,大家都能够有序上车、有序找到座位、和谐共处,根本上是因为背后有规则在起作用。

蔡康永曾说过:“维系一切运转的,不是爱,而是信任。我们付钱坐车,是信任司机不会发狂,而不是爱司机;司机收钱,是信任钱能用,而不是爱我们。我们交税签约上学看病,都是信任,信任对方会依期待而行事。信任才是一切能运转的原因。至于爱,只发生在少数时刻。所以,关于世界,先谈信任,再谈爱吧。”在这里,爱相当于道德,信任则是规则。也就是说,道德会让整个社会更加美好和谐,可规则却是社会得以存在的前提。

当只谈道德不谈规则

回到这起新闻事件。女生如果愿意让座,这自然是值得赞赏的道德行为,但若女生不愿意,她也没有做错什么,他人压根无权指责。高高在上的指责,其实是以道德名义对规则进行绑架。试想,如果动车上有座位女生必须得给老人让座,以此类推,头等舱的乘客也应该给经济舱上头晕的乘客让座,电影院就要答应恋人的调座位需要,大商场应该让穷人免费进去拿些食品……看似是在提倡道德,实则是破坏了规则,从长远看,危害无穷。然而,很长的一段时间以来,我们都热衷于提倡高高在上的道德,就是不谈规则。为何如此?

一来这与我们的乡土社会传统有关。费孝通在《乡土社会》一书中就讲到:在农业聚落,即乡村形成之后,由于人口缺乏流动性,农村生活具有很强的地方性,熟悉的人,熟悉的土地,熟悉的生活方式,一切都是周而复始的。在这种强烈的“熟悉性”下,乡土社会中人与人关系的交流并不是基于“对契约的重视,而是发生于对一种行为规范熟悉到不假思索时的可靠性”。虽然我们早已步入现代社会,但乡土社会的许多理念仍深刻影响并支配着我们,直到现在,不少人的人际交往讲的还是人情、辈分、礼俗,而不是契约、界限和权利。

二来,这与我们的社会规则不全、社会规则运行的失序有关。所谓规则不足,只能由道德来凑。比如每次有重大贪腐案发生,总有人号召官员要提高个人修养啊、要清廉啊,这固然是对的,可更值得的关注的是权力的运行规则,究竟是怎样的规则漏洞让权力如此有恃无恐?比如中国的医疗关系紧张,很多人老在说患者要信任医生、要尊重医生,医生要提高道德修养、不收红包不乱开药,这同样是对的,可治本之策是以药养医等医疗规则的改革。再如跟“让不让座”一样老生常谈的“扶不扶难题”,各种道德宣讲数不胜数,但见效甚微,根本源于背后缺乏制度支持,如对好人没有法律上的保护,讹人者的违法成本太低……规则越是有漏洞、规则越是失序,我们就越爱谈论道德,这些道德因缺乏规则支撑而难以践行,人们只能说一套做一套,最后连道德都变得空洞和虚伪了。

这不禁让人想起了胡适说过的话:“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当然,规则和道德并非相割裂的,一个努力向善的社会,规则和道德是可以、也应该一起谈的。如果想让动车上的人能够主动为需要的人让座,固然提倡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尊老爱幼的同理心,不过,更重要的是规则的改进。像动车的站票制度并没有考虑到老弱病残这些特殊情况,这时如果有类似的“有偿让座”等补充规定,无座者愿意给让座的人一定的经济补偿,这不仅能降低行善成本,更能让道德真正落地生根。

<< 最好的支持是“容错” >> 促进高校道德教育生活化